您的位置首页 > 刊物 > 报刊 > 马耳他骑士团

澳门凯旋门官方网址

2019-11-10     264    

逗比奇怪 马耳他骑士团是不是主权guo家 2019-09-07

准确来说他不是个guo家,他不被国际承认

bobo1827 马耳他骑士团国是主权guo家吗? 2006-12-13

是.马耳他骑士团(善堂骑士团)是享有主权的特殊"guo家",并与87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善堂骑士团的雏型出现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尚未开始的1070年左右,它的任务...

kbsadkjvj 马耳他骑士团国是主权guo家吗? 2019-08-31

江诗丹顿的标志是马耳他十字(Maltese Cross)。马耳他十字标志在历史上曾是医院骑士团以及马耳他骑士团所使用的符号,形状由四个“V”字组成,设计灵感来源于第...

alexbaolon 马耳他骑士团国是主权guo家吗? 2012-12-27

是.马耳他骑士团(善堂骑士团)是享有主权的特殊"guo家",并与87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善堂骑士团的雏型出现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尚未开始的1070年左右,它的任务...

大燕慕容倩倩 马耳他骑士团国是主权guo家吗? 2017-10-17

耶路撒冷、罗得岛及马耳他圣约翰主权军事医院骑士团,简称“马耳他骑士团”,是联合国观察员,具有“准guo家”性质,没有领土;是最为古老的天主教修道骑士会之...

银子51 马耳他骑士团国是主权guo家吗? 2013-05-08

马耳他骑士团和马耳他共he国基本没有关系。 马耳他骑士团也称医院骑士团,是在十字军东征时期保护耶路撒冷医疗设施的组织,也进行战场救援。这个组织后来变为...

fightinglife22 马耳他骑士团国是主权guo家吗? 2017-02-06

马耳他共he国(马耳他语:Repubblika ta' Malta,英语:Republic of Malta),通称“马耳他”,位于南欧的共和制的一个微型guo家,是一个位于地中海中心的岛国,...

unknownyu 马耳他骑士团国是主权guo家吗? 2010-07-01

两个马耳他的介绍上,历史是相同的,这并不准确,确切的说是在马耳他骑士团在马耳他岛上的统治是马耳他共he国历史中的一段。在马耳他岛被拿破仑占ling后,两者...

落痕的心 马耳他骑士团国是主权guo家吗? 2015-10-31

准主权guo家,是指已经得到高度自治,并被部分guo家和地区承认为主权guo家的地区。现在世界上仅有3个准主权guo家,分别为纽埃、马耳他骑士团、库克群岛。除此之外...

星辰yi民003 马耳他骑士团国是主权guo家吗? 2018-04-22

马耳他就是马耳他共he国,2004年加入欧盟。马耳他共he国(马耳他语:Repubblika ta' Malta,英语:Republic of Malta),简称马耳他,位于南欧的共和制的一个微型...

马尔代夫在中国可以说家喻户晓,那是人们神往的旅游胜地。对另一个也姓“马”的地方,大家就知之不多,兴许在地图上都无法将它找寻出来,那就是素有“地中海心脏”美称的马耳他共he国。

游走于今天的马耳他,任何人都会为这座小岛秀美的风光和瑰丽的人文景观所倾倒,面积仅有300多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却承载着非常厚重的历史积淀。

每当我阅读马耳他历史之际,总忍不住联想到魔幻文艺作品中那些传奇的岛屿,比如《冰与火之歌》(电视剧《权力的游xi》)中的龙石岛、熊岛,总觉得那里生活着喷火的飞龙、无畏的勇士。如果要创作以中世纪为背景的骑士文艺作品,马耳他的历史堪称丰富的素材库。

没错,马耳他除了没有飞龙,那里真的曾经是一座骑士岛屿。骑士们在那里生活,骑士们在那里战斗,抵御一个庞大的帝国,上演过一段悲壮的传奇。

《 大围攻:马耳他1565 》

马耳他骑士团的来历

11世纪末期罗马教宗乌尔班二世号召欧洲基督教徒远征西亚,为收复圣城耶路撒冷前去建功立业,从此掀起持续两百年之久的十字军东征运动。欧洲各国和封建领主、骑士、乡绅们各怀着宗教或经济目的,陆续朝着心中的圣地开拔。

十字军东征运动开启之际,欧洲即诞生著名的“三大骑士团”——圣殿骑士团、条顿骑士团、圣约翰骑士团。对于热爱欧洲中世纪史的人来说,三大骑士团的名声如雷贯耳,大量西方文艺作品曾经把他们当作勇气与奉献的象征加以讴歌。

圣殿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在全球的知名度远远盖过圣约翰骑士团,可前两者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而圣约翰骑士团至今仍存于世间,被视作受国际法承认的一个没有正式国土的“主权实体”。作为联合国的观察员,它可以颁发护照,印行邮票。骑士团拥有两栋具备治外法权的建筑,意大利首都罗马贡多蒂大道上的马耳他宫,可算是骑士团的“首都”;坐落于罗马郊区的马耳他部,被当作骑士团的外交部和驻意大利大使馆。

创建于1099年的圣约翰骑士团还有三个称谓,分别是“医院骑士团”“罗得骑士团”“马耳他骑士团”,今天它更以后两个名字著称于世,这些称谓都反映了骑士团的职责演变与它的历史际遇。圣约翰骑士团诞生于耶路撒冷的阿马尔菲医院,初期的宗旨是为前往圣地的穷苦人提供医疗服务。当十字军占ling圣城,建立耶路撒冷王国之后,医院骑士团开始演变成军事性质的天主教修道会,成为耶路撒冷王国的重要军事支柱,全盛期在当地拥有七大要塞,140多座建筑,介入多次宗教zhan争。

1291年十字军建立的耶路撒冷王国覆灭,标志着欧洲的十字军运动落幕。几年后西亚地区崛起突厥人的奥斯曼帝国,再次开始迅猛扩张,连希腊都被置于奥斯曼苏丹统治之下。医院骑士团被迫从耶路撒冷搬迁到塞浦路斯,在大团长维拉雷率领下,1310年骑士团夺取罗得岛(今属希腊)作为新的基地。

到16世纪中叶,这个突厥人的伊斯兰帝国进入极盛时期,在奥斯曼咄咄逼人的气势下,基督教世界节节败退。1453年奥斯曼军队攻陷君士坦丁堡(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宣告拜占庭(东罗马帝国)灭亡,基督教的力量彻底从它的发源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此事震惊整个欧洲,造成普遍的危机感和恐惧感。

罗得岛就变成海上抵御奥斯曼的桥头堡,奥斯曼苏丹苏莱曼一世无法容忍卧榻之侧有人酣睡,1522年派出400艘战舰约10万大军围困罗得岛。尽管只有7000兵力,骑士团仍然凭着防御工事坚守六个月,最终因寡不敌众,缺乏外援,骑士团与遭受惨重伤亡的奥斯曼帝国达成协议,让出罗得岛,撤退至西西里岛。

丧失领地之后,医院骑士团在欧洲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但他们的事迹被基督教世界景仰。作为对信仰虔诚的奖励,1530年教宗克莱芒七世和神圣帝国(德意志)皇帝查理五世将马耳他岛授予骑士团,他们的名称此后与这座岛屿融为一体。

描绘土耳其围攻马耳他的绘画。马耳他大围攻

马耳他大围攻

君士坦丁堡沦陷,意味着骑士团统治的马耳他成为地中海中线以东的基督教精神孤岛。苏莱曼苏丹无法容忍地中海心脏地带插入一根眼中钉,派出名将穆斯塔法统率4万军队将马耳他围得水泄不通。虽然瓦莱特仅有700名骑士和8000余名士兵,但他发誓“绝不让罗得岛的悲剧重演”,欲与马耳他共存亡。

彼时处于冷热兵器过渡期,奥斯曼军队装备了颇有威力的大炮,对自己的武力相当自信,每次进攻前先以大炮轰击城墙,打出缺口之后再蜂拥而上,每当他们冲到缺口处都会遭遇全副盔甲的骑士率兵前来抵挡,双方展开血腥的肉搏战。

围攻战之艰难出乎奥斯曼指挥官预料,每推进一步皆以血肉铺路。岛上的圣艾尔摩堡被切断所有外援后,血腥攻防一个月,骑士团损失1500人,奥斯曼军队约8000人丧生,几乎以六个换一个的代价才将堡垒攻陷。至第三个月,岛上城镇大部分被毁,骑士团伤亡过半,军民有9000人丧生。

大团长瓦莱特年过花甲,三个月没睡过一个好觉,有人建议他可否考虑投降,他断然拒绝。瓦莱特每天仍去教堂祈祷,对自己精疲力竭的残部做zhan争动员:“比捍卫信仰而献身更光荣的事能有几何?”

所幸奥斯曼军队也被粮草短缺和疾病肆虐所困扰,士气低迷到无法继续进攻。正在此时,骑士团艰守马耳他的事迹已感动欧洲,多国援军共一万人陆续赶到西西里岛集结。由于消息无法及时传递,援军不知道奥斯曼军队伤亡惨重,也不知道骑士团只剩600多士兵还能拿得动武器。他们只感觉到敌人兵力众多,这点人马不足以赢得胜利,但大家做好了为信仰慷慨赴死的心理准备。

9月6日夜晚,28艘船载着援军穿越海峡,悄无声息朝着马耳他开拔,第二天一大早涌上滩头。奥斯曼指挥官穆斯塔法是久经沙场的骁将,最后一次进攻溃败之后又听到对方援军抵达的消息,终于心灰意冷,下令全军撤离马耳他。

如果把马耳他的时光回拨至1556年,我们很难想象,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多么触目惊心的景象。

9月8日,奥斯曼帝国(今土其耳的前身)指挥官穆斯塔法决定撤军,解除对马耳他长达三个月的围攻。帝guo军队垂头丧气撤离,身后遗下的是满目疮痍的小岛,城墙到处是缺口,街道上遍布残垣断壁,从周围的山坡到河湾尸积如山,包括了三万具帝国士兵的尸体。即便战事结束之后的三个月,岛上的城镇仍然硝烟弥漫,四处皆残垣断壁,找不到一栋完好建筑。伤残人员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在瓦砾堆中艰难挪动,仿佛直立着的尸体。

面对一个大帝国的血腥攻伐,马耳他没有灭亡,它存活了,虽然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欧洲历史上的血腥zhan争数不胜数,但像马耳他大围攻这样撩动整个基督教世界情绪的zhan争却不多见,因为它不仅是骑士团的军事胜利,还具有非同寻常的宗教和文化意义。

胜利消息传到欧洲da陆,无论新教地区还是天主教地区,从巴勒莫到罗马,从巴黎到伦敦,各个教堂都敲响了钟声,很多城镇的居民涌上街头欢呼胜利。马耳他这座小岛名动全欧,“信仰的堡垒”“英雄之岛”等美誉纷至沓来。

解除围困的最后几天,守军士兵夜晚坐在篝火旁吟唱着一首后来闻名地中海的歌谣,嘲笑城外垂头丧气的奥斯曼军队:金马耳他,银马耳他,铁马耳他。我们永远无法征服你!不,即使你薄脆如南瓜,即使保护你的只有一层洋葱皮!正是我摧毁了奥斯曼的舰队,还有那所有来自君士坦丁堡和加拉太的勇士!

英国的地中海军事史学者厄恩利·布拉德福德,曾经在皇家海军服役,扬帆泛舟于地中海三十年,用一本《大围攻:马耳他1565》的作品,将那段悲壮的传奇全面呈现在读者面前。读完厄恩利的作品,不免产生一种感想,有时候承载文明的支柱是那么纤弱,但它同时又具备非凡的韧性!马耳他人至今不忘那段历史,为了纪念大团长,马耳他的首都就命名为“瓦莱特”。

刊物报刊相关阅读
标签大全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