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 > 消息 > sex站

澳门凯旋门官方网址

2020-05-04     17    

这是一场所有人都在狂欢的盛宴

精英的身份,和危险的欲望



编者按:地下社会,它或许罪恶丛生,也可能是七彩斑斓的欲望世界。英国版《Esquire》记者Diana Bruk(女性),实地暗访了伦敦的一家地下xing爱派对“Killing Kittens”,以截然不同的视角为我们描绘了精英阶层的秘密天堂,以及危险的欲望。

警告:不要在上班的时候读这篇文章

在一张T型沙发上,十几个男女赤身裸体,将他们的肌肤交织在一起,场面却也谈不上香艳,更多的是原始欲望的释放和碰撞。

我旁边,一位事业线很深的金发女郎,抚摸一个有着一头火一般红色卷发的女人。她的手不断向下,一直摸到了那个最能带来愉悦感的地方。与此同时,她的身体还被一个男人占有着。那个男人一只手放在她的胯间,另一只手却在向后摸索着什么,视线随之移动,原来是另一位金发女郎光滑的肌肤。

这样的画面比比皆是。

这个季节,伦敦的晚上还有点凉。我走进费兹洛维亚区的一座住宅楼里,看上去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的,除了灯光稍微昏暗了点儿。今晚,这里将举行一个地下xing爱趴,主办方Killing Kittens是伦敦著名的夜总会,创始人将他们的服务对象称之为“xing爱精英”。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sex party。和陌生人约炮,还是和一群陌生人,平常的我确实不敢尝试。但听起来,这次体验将会是一次有趣的经历。所以,当我伦敦的朋友邀请我来这里度过周末的夜晚时,我欣然接受了。

实际上,xing爱派对已经不是个新鲜玩意儿了,但Killing Kittens的确有它吸引人的地方。这家夜总会虽然有名,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它的顾客,这引发了我想进去看看的好奇心。

因此,我不能直接冲进party现场。首先,我得在Killing Kittens的网站上填写一些资料,上传几张照片,进行一下申请。之后,Killing Kittens方面会对信息进行审查。他们说自己会确保这场派对会有一个安全的环境,而不是一群色狼聚会。

我给活动方发了封email,想了解一下关于审查机制的事。“在我看来,‘xing爱精英’的意思比较像是事业成功的享乐主义者。”Killing Kittens的CEO回复了我,“我们不一定要找秀色可餐的‘超模’,我们的寻找对象是对生活有所渴望,并在外表和心里上都有好好照顾自己的人。”

据她说,大概有20%-30%的申请会被拒绝。“显然,想知道一个人是否在撒谎,或是他拍的照片是否是他真实的样子,是很难的。所以,肯定会有一些本不该被拒绝的人被拒绝了。”因为严格,我在party上见到的人全都符合CEO的要求,大多20-40岁之间,长得不错。

如果你成功通过了审查,你就可以买票了。一般来说,xing爱派对一个月会举行两次,票价是一位女生£40(约¥360),一男一女£160(约¥1440)。Party举行的地点一般是空荡的住宅区里,有时由参与者提供,有时也会用租来的房子。不过,地点每次都会改变,地址会在party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发给每位成员。

派对的规矩

派对前一天,我收到了写着派对地址的email。不过,地址下面,还附了一行派对的规矩,黑体加粗:


男人不能主动接近女人;男人不能独自进入派对现场,也不能独自在外徘徊;男人必须等待被邀请;对所有人以礼相待;不用工具;不用手机,也不能拍照;不戴面具就不能进场;不能八卦;无论Killing Kittens发生了什么,都要待在现场。

事实上,男生想要进入party,必须有女生的陪同。在CEO看来,这样的限制也为女性创造了一个安全的环境,让女性得到更多保护,也体现了她们的权力。

“我想为女性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让女性在自己的控制下探索xing爱的愉悦,而不是像其他xing爱派对一样,大多由男人作为主导者。”她说,“可以说,这是一个女权组织。姑娘们有权力去控制她们自己,并决定她们想在xing爱中进展到哪一步。”

Party从晚上九点开始,参加者都戴着面具、盛装打扮赶来了现场。许多姑娘们都化了精致的妆,穿上了bling bling的晚礼服,男生们则穿着西装或者燕尾服。他们都自觉地把手机放在了入口处的盒子里,干干净净地走向地下室。

地下室是一个装修简单的休息室,光亮仅仅来自于几枝由镀金底座托住的长蜡烛,在白墙上投射出有趣的阴影。房间的窗帘是天鹅绒的,将这个地方包裹得温暖又私密。大家拿着香槟,吃着龙虾,我的夜晚也从这里开始。

我的初体验

晚上9点到11点,是xing爱派对的参与者们互相聊天,了解彼此的时间。11点的钟声一敲响,地下室的门准时关上,没有人再能进来了。这时候,大家可以摘下面具,除下身上的衣服,开始尽情享受了。不过,9点到11点的聊天时间可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一般来说,在酒吧里,姑娘们完全可以坐在一旁,等待男人跟你搭讪,或者在等酒的时候随意切入别人的对话。不过在xing爱派对,所有戴面具的男人们都已经有女伴陪同了,所以随便打断别人的对话好像有点尴尬。

作为party的新成员,我对这里所应该有的社交礼仪不太熟悉。我是应该在大家周围来回转悠,等待合适的机会介入谈话呢?还是以一个诱惑的姿势美美地坐在一旁,让男人的眼神锁定你,然后彼此坦诚相见?又或者直接走到男人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用温柔的语调说:“不好意思,想来点什么吗?”

还有一个问题,我戴了个看起来优雅古典的威尼斯面具,不过这鬼东西可没有爱情电影里显得那么让人意乱情迷。戴着面具,我很难呼吸,更难从里面看外面的世界,所以我觉得去沙发上休息一会儿。我小心翼翼地绕开人群,跌跌撞撞地走向卧室。

我去的地方是房子里的一件小卧室,到那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人了。我周围是各种裸露着的胳膊、腿,当然也能看到一个个脑袋和高低起伏的胸脯。我实在无法数清楚,到底有多少人的身体交织在一起,又或者说所有人都在享受着这一刻的欢愉。我试着去数清楚,但对不起我数学从小就不好,数多少个头多少条腿,几乎跟鸡兔同笼问题一样难。

11点应该过了(没有手机,我实在没什么时间观念,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我松了一口气,终于摘下了面具,脱下了裙子,展示出我精心准备的内衣——一件黑色紧身胸衣,下面是用白色吊带袜勾住的蕾丝大腿袜。这时候,一个黑长直,有着弯弯柳叶眉,还有我见过最挺翘的臀部的女人向我走了过来,对我说:“我喜欢你的内衣。”他的帅气男伴,穿着全白西服套装和鳄鱼皮鞋的男伴向我点了点头,表达了他的赞美。

我想,这大概就是sex party的相处之道吧——用小小的赞美化解陌生感,闲聊少许,然后进入正题。这方法确实很科学,跟酒吧的区别也不太大。

不过我错了。

充满快乐的房间

我、我的朋友Nicole,还有我们俩新认识的一对夫妻Amira和Saheed,一起走上旋转楼梯。我们听到最大的房间里播放的节奏感强烈的音乐,不过音乐没什么旋律。这个房间里,大家都在享受着欲望带来的快感,一张T型的沙发上,男男女女的场景可谓壮观,有着人作为动物最原始的混乱。好像,你只要在沙发上,你就能获得生理上的zi由。

当然,这里不会出现谁谁谁被侵犯的事件,我也没看见有人会在别人凑上来时把头别过去,也不会用力推开对方的手,不过我们还是可以看出一点没有情感的端倪。我看得越久,我越觉得大多数在xing爱派对中的人,在享受生理快感时,都不会与对方进行眼神交流,只剩下最粗暴的言语交流,而交流的内容你们都想得到。

一对男女结合在一起,他们旁边是另一对结合的男女。突然,其中一个男人伸出他的手,抚摸旁边那个女人的身体,尤其是敏感的部位。但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并不在女人的身上。当一对男女完成了他们的任务,将位置留给下一对男女时,仍然有这样一只手在到处抚摸,抑或是直接靠在女人的身上,上下亲吻。

很神奇,没有人做出一些令人尴尬的事情,比如将脚不小心放到了别人的嘴边,或者不小心扯到了男人的敏感部位之类的。但同时这也很奇怪,至少对我来说很奇怪,我觉得和一个从来就没有交流过的人发生关系,就跟随便抓一个地铁上站你旁边的人发生关系一样奇怪。

夜已深的时候,我开始了自己的一次小小尝试。那时,Amira亲吻着我的脖子,但我的身体感受到的只是又湿又冷的双唇。我张开眼睛,发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我想要偷偷溜走,在我say no之前,就被无缘无故地亲了,这让我感觉很恶xin。

环顾四周,我们四个是房间里仅有的没有在做些什么的人。我们才是异类,这种感觉很奇妙。我相信,如果你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地下室里肉体横陈的场面,你一定会跟我做出一样的反应——我张大了嘴,情不自禁地说出了OMG。

不过一个小时之后,我已经习惯了我们所处的环境,我开始和Saheed聊天。我甚至不介意在我们坐着的沙发背后,有一对男女正在进行一些爱的动作。“你觉得经济的衍生物会是什么?”我问Saheed,此时沙发正因背后的动作不停震动,有时候还会前后挪动。

在Nicole和Amira亲热的同时,我和Saheed也稍微感受了一下气氛。之后,Amira拉开了裤子拉链,露出了他的东西,还没完全进入状态。我半推半就地蹲下身子,进行了一下例行工作。不过说真的,我们的热情已经耗尽了。

由于时差,由于香槟,也由于无聊,我睡着了。

我醒来了,环顾四周。

没错,大家仍然在狂欢。

最后的G潮

这个时候,已经大概凌晨1点了。party仍在继续,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过我们准备走了。Amira提议,我们可以去周围的夜店打发时光,所以我们坐上了Saheed的兰博基尼,前往目的地。我不后悔来到了Killing Kittens的派对,不过我也不想再去一次了。即使我确实看到了一些吸引人的地方,我也看到几对男女确实度过了美好的时光,我也不想再去一次了。

Amira刚刚说,除了烘托气氛的音乐,整个party其实出人意料的安静。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没有听到呻吟、喘息已经各种应该听到的声音。除了一次,我们听到了一声非常释放的喘息,来自一位金发女郎。

那时,她正在和一位黑色卷发的帅哥亲热。帅哥穿了一件白衬衫,却没扣扣子,健美的肌肉和黝黑的皮肤都一览无遗。他将膝盖跪在沙发上,和姑娘的白花花的大腿形成了个V字型。姑娘背靠后躺着,稍微从沙发上滑下去了一点,金色的长发垂到了地板上,她的身体随着每一次的运动上下起伏。而她的喘息随着越来越强烈的感受,也变得越来越响。直到最后,她发出了令我们印象最深刻的那次喘息。

完事之后,她蜷缩在沙发上,帅哥为她捋了捋贴在汗湿的额头上的头发,轻轻地亲吻了她眉毛中间的地方。然后,他很快就溜走了,原来发生激烈碰撞的地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隐藏在黑暗之中。

过了一会儿,我又在壁炉边看到了那个帅哥。这次站在他前面的是个红头发的女人,仍然是同样的动作。在女方走完了流程之后,他仍然捋了捋她的头发,轻轻亲了她一下,好像他对她很关爱一样,然后消失在了人群中。

——————



综合消息相关阅读
标签大全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返回顶部